欢迎访问四叶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经典文章 > 文章正文

亲吻

时间: 2020-05-31 21:44:35 | 作者:7星 | 来源: 四叶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84次

亲吻

  因为深爱太伤人,所以,请别说什么青梅枯萎、竹马老去的话了,我看过你后来爱上的人,他一点都不像我。 1高考前的一个星期,苏末跑来我家里找我,虽然这种时候大家的精神都紧绷绷而且习惯性的神叨无比,但是这并不能够构成苏末来我家的理由,因为这跟他毫无关系。苏末会去瑞士上大学这件事早就定论了,那是一种与我们这样死命K书逆流而上的鱼苗完全不同的一条路,所以我当然不会觉得这种时候是主动来宽慰我这颗神经质的心。可是人都来了,我也不可能让这位原路返回,加上我母亲大人美其名曰让我俩好好交流考前经验还专门腾出了二人空间,这就足够让我默默看着苏末讲了几个小时直到看到了泪流不止几近歇斯底里的一幕。我记得前面告诉过你们我常常搬家、转校,这种情况即便是到了高中也没有多大的好转,所以到苏末离开我家,我也没有找到足够的理由说明苏末为什么会来找我,告诉我这些当时看起来足够摧毁一个人的故事。一周以后,苏末去了瑞士。班上的同学在经历了一场疯战后极快地四散逃离,却又在几年之后,想方设法要这见可有可无的一面。我在这一次的同学会上意外的见到了回国休假的苏末,吃饭、喝酒、KTV之后,我们以一种诡秘的默契坐在了一起。苏末狠狠的干了那杯龙舌,然后红着眼睛对我说了前面那句话“别说什么青梅枯萎、竹马老去,我看过他后来爱上的人,一点都不像我。”但我当时反应的是,你可千万别哭啊。还好,苏末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吼,还居然同意我把这件事讲给你们听。2高中,永远是一段复杂多变又波云诡谲的江湖,英雄儿女们各自闯荡,有帮派、有心机、有爱情、有厮杀、有人中龙凤、有魑魅魍魉。来者刀光剑影,其实更像一瓮养了三年的蛊,三年之后骤然去,死伤殆尽。苏末和陶言蹊被公认为是学校里感情最好的人。从一开始就是同桌,少年时代的感情就是容易好起来的。陶言蹊是体育生,虽然家里条件也不错,头脑也不错,长的也不错,但是这并没有办法阻挡他对体育事业的热爱,每天下午第三节课的体育生专场,可以看到他在操场上下腰、压腿,然后风一样的奔跑,汗水被风带开晒着亮晶晶的光然后被青春的热情一点点的蒸发掉。这时候,苏末总是在旁边的,拿着水,带着笑,说的夸张一点类似看到“宛若儿女初长成”。苏末不上课是因为出国留学这件事使他彻底脱离的高考,当然标配是加上一颗好脑、一枚好颜还有一张甜嘴。每天下午看着陶言蹊努力施放自己的青春荷尔蒙是他很长时间的爱好。所谓最好的朋友指的就是:他们上课传纸条,对,同桌还传纸条……他们上课搂搂抱抱……他们上课猜拳互相刮鼻子……他们在校服上画一样的图案,背一样的包,从来都是你来我往一起回家,对,有人看到回家的时候苏末坐在陶言蹊自行车的后座上,还搂着他的腰……不能否认的是,他们关系的确好到了一个度,而且学校里不知道为什么老师都不怎么管,还有就是,好多女生在谈论那一刻时觉得自己都酥了。3没有人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有很多很多种离别可以毫无顾忌的打破彼此间的羁绊,当时的我笃定着这种悲观的念头看着身边的拉过手、接过吻、躲躲藏藏的小情侣,然后在看着他们一对一对的从抗争到指责到厮杀,无所畏忌的宣泄着自己所谓的伤痕。某一个晚自习苏末和陶言蹊被炒到了浪潮的最高点。那天是陶言蹊的生日,一般晚自习这种时候,老师们是有可能闭上一只眼,让班里的孩子们偶尔交流一下感情的。所以那天苏末端出了蛋糕,点上了蜡烛,关上了灯,大家合唱了生日歌,吹熄了蜡烛,然后,副校长巡查过来突然打开了灯。12盏明晃晃的灯骤然打开,班里的同学从惊呼到沉默也不过几秒钟,楼外的公路有重型车碾压减速带后狠狠的落下,带的楼层都为之一震,凝固的空气里,苏末紧紧搂着陶言蹊的肩膀,两人的唇还未来得及分开。哗然。两个人毫无疑问的被带到校长办公室去了,桌上的蛋糕还没来得及被吃一口就连同燃烧枯萎的蜡烛一起被搁置在最后排放杂物的桌子上,仅仅一晚上就被闯入教室的野猫改造成了欧式睡床。但所谓的夜间谈话似乎什么也改变不了,苏末和陶言蹊被班主任调开了位置,一个东南角一个西北角,这也只是培养了两个人投纸团的“手心眼”一体技能越发纯熟,还有就是每每自习课两人的新同桌就会因为不堪重负主动坐在一起。那晚的亲吻,貌似就这么过去了。4起因是学校论坛上的一篇帖子,大概内容就是苏末家里给学校投了多少多少前,给班主任送了多少多少礼,学校的谁谁谁是苏末父亲的关系,诸如此类。这件事以它强大的攻势气势汹汹的占领了学校舆论的高地。人就是这样,大家大多不愿意相信有的人能够什么都好,他总有什么捷径吧?!感谢这篇帖子让大家找到了苏末的捷径。一时间流言四起,仿佛苏末家里已经成了打土豪分田地的终极对象,仿佛一点点尖锐的刺伤都可以让自卑的人生出活下去的勇气来。以苏末为中心,人们交织在一起仿佛昆虫凝聚在绽放出的巨大丑恶的花朵,用尖锐的口器吮吸着内心腥甜黝黑的毒液。这时候陶言蹊成为了压倒苏末的最后一棵稻草。或者说有人促使陶言蹊成为了最后一刻稻草。不知道是谁说论坛上那些有根有据的帖子都出自陶言蹊之手,他们俩闹崩了,苏末的父亲用了卑劣的手段巧取豪夺了陶言蹊家的公司,所以陶言蹊也从体育特长生转为准理科生,准备专攻金融以后帮父亲重振家业。这些消息有些是真的,剩下的没人知道是真是假,所谓谎言的最高境界就是十句话前九句都是真的,那么最后一句即便是假的,也会被当做真的。不幸的是苏末信了,陶言蹊什么也不说。论坛上开始出现苏末的反击,没有匿名,字字针对陶言蹊,刀刀入肉,处处见血。然后陶言蹊跟帖,同样拳拳透体,打得对方经脉尽断。甚至当时双方都有了数量不少的后援团体,有人开始翻出当时的亲吻事件,相爱相杀的字眼漫天飞舞。现代校园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么?这个时候的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触角探知世界,总以为我们想看到的世界就是世界本身。其实哪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和爱恨情仇。陶言蹊和苏末打了一架;论坛被学校封了;苏末消失了一个月;陶言蹊肿着眉角正式转到另一栋楼的理科班;当然,打架这件事没人看到,也是旁人通过陶言蹊脸上的伤揣测的,苏末也可能是被陶言蹊揍得太狠才回家休息的,总而言之,这事大家心里想看的结局,那就索性这么认为好了。5之后,苏末说他们俩再也没联系过。但是,那段混沌甜美喧嚣繁杂的感情就像是亲手洒在海边的骨灰,每次经过,指尖还是会有戏谑的感觉。当时苏末来我家的时候,是他消失一个月的最后一天,他说自己根本不懂为什么两个人会变成这样。苏末家和陶言蹊家的公司根本只是最正常不过的并购,陶言蹊的父亲也不是失业,只是在并购后的分公司做负责人。论坛上的事愈演愈烈之后,双方的家长同时找到学校要求解决,陶言蹊脸上的伤是被他父亲打了一巴掌,因为最初的那篇帖子他不承认也不否认,但是这无疑伤害到了成人世界合作双方需要维系的关系,所以牺牲也是必须的。苏末消失的一个月是去瑞士办理就学手续。“可是,我当时是真的喜欢他啊!是真的啊!”苏末抽着鼻涕在我的房间最后反反复复念着这一句。可是喜欢这种事,谁又能说的清楚呢?索性大家成年后的同学聚会都变得理性又世故,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上学那段时间的种种事件,每个人脸上都是得体的微笑,嘴角弯弯就像是石膏捏出来的样子。更何况苏末有了海归人应有的气质,推杯换盏之间亲密而友好却又疏离的恰到好处;更何况陶言蹊一身黑色西服,玳瑁色半框眼镜,一点也没有体育生的样子了。边上坐着他女朋友,并不出众的五官,长发碎花裙子,很少喝酒,很少笑,左手上的小钻在灯光下熠熠生辉。6记得小唯说,我曾经爱过一个人, 他说他爱我,我信了。可是,也许只是因为我们没有见过更多的人,固执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如果能重新开始那该多好。

文章标题: 亲吻
文章地址: http://www.sys52.com/jingdianwenzhang/62494.html
文章标签:亲吻

[亲吻] 相关文章推荐:

Top